by680410

【润雅】谈情说案

噜噜啦啦:

楔子
即使雨下的几乎让人看不清道路,天气也依旧热的令人难以忍受。雨噼里啪啦地打在劣质的窗玻璃上,又争先恐后地挤进微微拉开的缝隙中,那沉闷的,反复的,机械的咚咚声从缝隙中传来,偶尔夹杂着一两声令人难以察觉的抽泣。
那浑浊又粘稠的红色液体爬上油腻腻脏兮兮的地板,又咕噜咕噜地流进瓷砖缝隙里,雨水从玻璃窗的缝隙和屋顶的裂缝中挤进来,将那些腥臭的红色液体冲刷的一干二净。
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。
---
01
相叶雅纪在办公室门口探了探头,玻璃门关的严严实实,从里面透出一股空调带来的冷意。他低下头将袋子里的便当放平,推开一道缝隙挤了进去。
门口一张白绒绒的地毯平铺在白色的大理石瓷砖上,丢着开了一半的薯片和巧克力。可乐拧开盖子放在一边,气泡已经散掉了。对面的游戏机还开着,人物已经死掉了,发出bi bi的音乐声。远处沙发上一颗毛茸茸的栗色脑袋晃晃悠悠,好像带着耳机在听音乐。
“nino,你又没关游戏机!”他加快了脚步,走到沙发旁边,看到自己那个听音乐的竹马已经阖上眼睛睡着了,因为是半坐着,脑袋一点一点,乍一看还挺配合节奏。
相叶雅纪没办法,从不知道哪里扯来一条毯子盖在了他身上。
这里是东京,寸土寸金,繁华又快节奏,这冷清又悠闲的办公室怎么也不像是坐落在最繁华地区的办公室。
一盖上被子那个人反而醒了,睁开眼睛左右看了看,看清是相叶雅纪之后又向下躺了躺,缩进相叶雅纪给他盖的绒被中。
“相叶氏你来的也太早了吧…”他才睡醒的头发毛茸茸的铺开在额头上,大半张脸缩在被子里,发出含含糊糊又有点闷的声音。
“早上队长打电话给我说有案子,我胡子都没刮就过来了。”相叶雅纪凑近他的竹马,给他指了指自己的胡渣,又扬了扬手里的袋子。“吃便当么?”
“谁吃炸鸡便当做早餐啊,”在沙发上蜷成一团的小人爬起来,穿着鹅黄色的地板袜把地摊上吃了一半的薯片捡起来,嚼的咔嚓咔嚓响。“等下他们几个到就工作了,要验尸。”
也不会有人吃薯片当早餐的。
相叶雅纪往嘴里扒饭的筷子停了停,吸了吸鼻子,想起之前几次尸检时候的事情,加快了扒饭的速度。
---
松本润抱着文件来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,门口打瞌睡的保安看了一眼这个留着卷发的警察,又低下头继续看今天的报纸。
“一家五口惨死家中,警方正在调查。”黑字和红字交错地印在有点臭味的回收纸上,让松本润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茶色的玻璃门看不到里面的情景,但是摇滚乐却从玻璃门的缝隙中一点点钻出来,不用想也知道是推开门音乐会震到耳朵痛。
他推开门,看到大厅地板上两颗凑在一起打游戏的脑袋。地上散落了些薯片碎屑和牛奶盒子。游戏机发出bingo的胜利音乐,两颗脑袋便发出些兴奋的惊叫声来。
是相叶雅纪和他的竹马二宫和也。
“…你们两个!有好好工作么!”相叶雅纪听到身后传来的有些愤怒的声音,转身有些夸张地跳起来,给了松本润一个有些紧地拥抱。
“行了行了,”松本润推开他,脱下外套,他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厚呢大衣,进了开着制热空调的房间便有些热,他把衣服在门口的架子上挂好,转身把地摊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收起来“早上不是还说要尸检,怎么还在打游戏?”
“nino干完就给你们打电话了,”相叶雅纪也站起来,他穿了米黄色的兔毛高领,毛绒绒的领子将他的脸衬得更小了,“我吃了早餐就没跟着进去,刚通知完没多久你就来了。”
缩在地上打游戏的男生掀了掀眼皮,神情有些倦怠,他把游戏手柄随手放在地上,拍了拍并不存在的薯片碎屑。
“检查过了,死者身上除了腹部以外没有其他伤痕,”他在裤兜里摸出一副眼镜,又从架子上取下一件白大褂,口罩把他的脸遮的严严实实。他从兜里掏出一块糖含在嘴里,推开玻璃门走到了走廊上,招呼相叶雅纪和松本润去尸检室。
尸检的地方离办公处并不远,松本润开车二十分钟左右就能到达。在D市的另一个鉴定机构中,相叶雅纪走进去便感受到有些夸张的寒意,这与他平时出门感受到的冷意是不一样的。
那是侵入骨髓的湿冷之意,怎么说呢,即使相叶雅纪穿了厚厚的毛衣,那股寒意也禁不住往脖子里钻,他忍不住把袖子往下拉了拉,长长的兔毛将他的手遮剩几个红彤彤的指尖。
“尸体为男性,死亡时间确定为三日之前,死时身上没有明显搏斗。”二宫和也低着头把塑胶手套往自己手上带,他已经带上了蓝蓝的一次性帽,加上口罩,将他本来就不大的脸严严实实只遮剩下两只眼睛。他停了停,扯住盖着尸体的白布,缓缓地掀开了它。“但是他的下体与腹腔受到了严重的破坏。”松本润站在相叶雅纪前面,看到尸体的情况后,眼疾手快的捂住了相叶雅纪的嘴。“不许吐!”
解剖床上此时躺着的男尸,即使死亡多时容貌也可以称得上英俊,他苍白的脸上甚至还带着一丝笑意,相叶雅纪探出的脑袋看到他的脸,又马上缩了回去。松本润向前走了半步挡住了相叶雅纪大部分的视线,往他的身下看去,只见他的胸腔以下被人用锋利的物件剖开,内脏被掏的干干净净,血也放的一干二净,好像本身他的构造就如此一样。
“血呢?留在现场了么?”松本润带着手套的手在死者的解剖台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,为安静的有些诡异的室内制造了一些响动。
“没有,现场也没有。”二宫和也皱起眉头,“被人打扫过了。”他低下头拿起尸检报告一页页地翻看,“内脏都不见了,能检查的东西少了很多。但是身体关节均有冻伤,很奇怪,他有裸奔的习惯?”
相叶雅纪把脸凑过去看报告,岛田悠斗,名字旁边配的笑的有点灿烂的照片,和现在的死状差的不是一星半点。“才大二,很年轻啊,死在自己的公寓里,他家条件很好嘛,给他买得起这么好的公寓,我都住不起!”
松本润深吸一口气,忍住了捏相叶雅纪脸的冲动,他翻了翻死者的资料,指给他看。“死者有个小公司,效益还不错,房子应该是自己买的,看起来也是招人喜欢的类型,不应该和谁有什么矛盾。”
“朋友和亲属关系呢?”相叶雅纪就着松本润的手看了几眼资料,皱起眉头,“看起来挺阳光一男生,怎么亲友关系这么少。”
“去问问就知道了!”二宫和也有些尖锐地声音传了过来,相叶雅纪转头看到他已经脱下手套向门口走去,头也不回地说着,“换套衣服再去学校走访,我去通知队长,”他扭头看到相叶雅纪有些疑惑的表情,觉得有些好笑。“身上一股尸体的味道。”
相叶雅纪觉得早上吃的炸鸡便当又要涌上来了。

TBC
一个小小的尝试,又名钢铁直男的恋爱之路

今天依然也很橙的丸山太太:

stage 横山裕part

能把尼酱这么白的人拍的这么黑我也是很服气的

有一张很诡异的发不出来~